美联储和中国欲收紧钱袋,“断奶”的市场“很受伤”
  • Vote Up0Vote Down jasonchenjasonchen June 2013
    Posts: 1,322
    当年投资者度过金融危机那段黑暗的日子,再走过随后的经济复苏停滞时期,他们总能够倚靠来自两方面的支持——美联储(FED)主席伯南克和中国政府。

    在其它经济支柱变得不可靠时,美联储和中国政府都实施了刺激措施,主要是通过各种方式向本国经济中注入资金。

    这帮助解释了,为什么美联储和中国上周都暗示开始厌倦被严重依赖的感觉后,金融市场会遭受如此重创。

    伯南克在上周的美联储会议上制定了缩减购债计划的时间表,并认为购债政策将于明年年中结束。

    与此同时,中国人民银行(PBOC,即中国央行)制造了一场信贷紧缩,以此向放贷过多的银行业发出警告。而在此之前,PBOC总是会在融资状况紧张时给市场提供流动性。

    中国央行周一(6月24日)称,当前中国银行体系流动性总体处于合理水平。分析认为该言论意味着中国央行近期不会出台新举措改善市场紧张的流动性。

    目前来讲,情势发展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中美央行的此类行为对全球经济的损害,是否足以严重破坏企业和投资者信心,进而波及支出、企业获利和招聘就业。

    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利率研究全球主管Eric Green在客户报告中称:“曾经建立在‘永远有免费资金可用’基础之上的交易环境,正在被进行重估,”美联储撤走宽松货币政策的前景,导致“很少有人愿意在价格下跌时买进”。

    中国方面,短期拆解利率突然飙升至纪录高位,应有助于打击所谓的“影子银行”,即非银行机构从事的借贷活动。但是也存在失算的风险:即导致一场银行业危机全面爆发。

    惠誉高级董事Charlene Chu说道:“这的确给金融机构间系统带来了很高的偿付风险,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

    布拉德的警告
    圣路易联储主席布拉德同样担心美联储可能失算,他抱怨伯南克上周过早对削减刺激计划表态。

    圣路易斯联储在解释布拉德的想法时称,不管是美联储自己的经济增长预测,还是对通胀将持续疲软的预期,均不支持很快缩减每月850亿美元购债规模的决定。

    布拉德反对削减购债的决定,他希望采用“一种更为审慎的做法”,即等待目前较低的通胀率出现反弹的更确切迹象出现之后,再发表类似声明。

    虽然伯南克明确表示,央行举措将取决于经济是否持续改善,但其是基于这样一种预期,即美国经济增长足够强劲,能推动失业率在一年内从目前的7.6%降至7%附近。

    投资者已知道美联储开始考虑收紧政策,但细节层面仍令他们惊讶。美联储重新回归按照时间表制定行动计划,这也令市场吃惊。此前数月,伯南克和其他高官一直试图将购债计划——即量化宽松——与经济表现相挂钩。

    Robert W. Baird & Co的首席投资策略师Bruce Bittles表示:“普通投资者对量化宽松作为安全网有很大依赖性,尽管得到了事先警告,但仍成为打击”。

    问题在于,将长期以来靠低息和通过购债大规模注资支撑的经济正常化,这几乎没有先例。把这说成是把流动性之杯移开,恐有轻描淡写之嫌。

    未来数月金融市场有遭受更多重大干扰的风险,因投资者可能会出于对未知的恐惧而离场——利息升高、股票和债券价值缩水开始因消费者和公司削减开支而渗入进实体经济。

    这可能阻碍楼市复苏,降低对零售销售和资本投资的预期,从而迅速导致公司获利增速降低,就业创造减弱。

    可以肯定的是,伯南克上周对楼市和经济抱有希望,他表示民众“预期房价会持续升高”,并强调利率由于对经济的乐观情绪等正确原因而上调时“是件好事”。

    对很多人来说他的信誉仍然完好无损。

    马萨诸塞州Cabot Money Management的固定收益资产组合经理William Larkin说,伯南克“在构建跑道方面做得非常不错。”该公司资产达5亿美元。

    据上周四(6月20日)发布的富国银行/盖洛普“投资者和退休乐观指数”显示,对于美联储是否有能力在不对经济造成严重损害的前提下,管控好向高利率的转变一事方面,投资者几乎平均分成了两派。该调查中有46%的人认为美联储会成功,而43%的人表示当政策发生改变时,经济将遭受巨大损伤。

    摩根大通首席美国分析师Michael Feroli称,他多半认为经济数据将如美联储预期一样。他称:“不过,如果未来经济步履蹒跚,那么将来回顾这次会议时则可以看到,美联储再次过早的认为会有更好的数据出炉”。

    鉴于全球市场面临此类不确定性,故上周还需关注的最后一件事是市场对中国银行业体系稳定的担忧。

    因中国央行拒绝向货币市场注资,短期利率飙升至异常高位。一些机构的隔夜拆借利率曾一度升至25%的高位。

    上周稍晚时此种忧虑进一步全面扩散,上周四(6月20日)伦敦和纽约交易时段时,金融市场纷纷传闻称中国两大银行获得了中国央行的紧急注资。随后这两家银行否认该传闻,货币市场在上周五(6月21日)稍稍得到缓和。

    但这个小插曲加剧了投资者的普遍担忧,认为中国经济信贷扩张过度,今年前五个月融资总额较上年同期增长52%。向投资者承诺高回报的理财产品大行其道,尤其令人担忧。

    本周末美国财经周刊Barron's的一篇头版文章,也反映了这种负面情绪。该文章标题为“中国信贷危机隐现”,聚焦于中资企业和地方政府不计后果的贷款行为。

    中欧美经济密切相关
    由于近些年来自中国市场的获利对许多欧美大公司而言越来越重要,中国经济若有闪失将会产生更加严重的影响。

    本季度标准普尔500指数成分股公司的获利料仅增长3.2%,不过第四季料反弹至13%以上,虽然营收增长预计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有许多信号值得警惕。在下个月开启财报季大幕前,据汤森路透数据显示,标普成分股企业中下调获利预估与上调预估的企业比例为6.5比1,为2001年最差。

    上周五,美国最大的餐馆连锁企业之一——Darden Restaurants Inc DRI.N表示,工资税增加及汽油价格上涨影响了到餐馆就餐的人数,包括旗下Olive Garden和Red Lobster chains这两个中产阶层喜欢的连锁餐馆。

    虽然联邦快递上周三公布的季度获利好于预期,但这是通过削减成本实现的。该公司目前在削减成本和岗位,以适应价格较低的国际运送需求的增长。鉴于其在全球范围内巨大的货品运送规模,联邦快递被视为经济表现的风向标。

    许多企业发现在当前环境下很难提价,这可能打击企业的利润率,也反映出布拉德对通胀率过低的担忧。

    即便是那些相对看好个别市场的人士,他们的预期也相当保守。
    Doubleline Capital的首席执行官Jeffrey Gundlach表示:“目前环境下,‘小幅下滑’就算是‘增长’了”。他看多美国公债,尽管上周指标10年期美债遭遇10年多来最大跌幅。